当前位置 : 主页 > 汽车 >

我进检察院只为保护带皮蛋瘦肉粥给我的她

2017-12-02 15:09来源:网络整理

我进检察院只为保护带皮蛋瘦肉粥给我的她

  不久之前,我约检察院的同事柴哥一起吃宵夜。

  柴哥原名其实跟柴完全没关系。因为他在检察院计财工作的,所以大家都叫他财神爷。后来柴哥觉得这样叫不符合他一向低调的风格,于是取了谐音,最后就叫柴哥。

  我们开车到宵夜档已经是晚上十点多快十一点了,里面依然几乎坐满了人。

  好不容易找到两个空位坐了下来。我随手拿起餐牌,刚想递给柴哥问问他要点什么,柴哥摆摆手说不用了,他已经想好了。

  最后柴哥点了一碗皮蛋瘦肉粥。我问柴哥为什么餐牌都不看就要了一碗皮蛋瘦肉粥,难道这家店的粥特别出名,是老字号?看上去不像啊。

  柴哥笑笑,抿了一口茶水,给我讲了个故事。

  四年前,会计专业的柴哥刚从大学毕业,顺风顺水地就到了银行工作。按银行的安排,应届毕业生刚入职都要先下乡镇的网点当柜员锻炼和学习。

  于是柴哥和一个女生就被安排到了最偏远的网点了。可即便是最远的,柴哥依然满怀激情与希望,坚信是金子总会发光的,想象着不久之后自己就会升职加薪,重新回到市区工作。

  凭着这股冲劲,柴哥干活特别积极,也得到了领导和前辈的赏识。后来领导跟一些大老板的饭局应酬也愿意带上他。只是饭局应酬免不了喝酒,白酒红酒啤酒,有时候一天都可以喝全了。

  柴哥也不是特别能喝,所以每一次喝多了回到单位宿舍之后的第一件事,就是冲到厕所里吐。瘫坐在光滑的地面上抱着马桶狂吐。翻江倒海一番之后,摇摇晃晃地走回床边,径直倒在床上呼呼大睡。

  第二天早上六点三十分,柴哥的闹钟准时响起。还处于宿醉状态的柴哥忍着头痛,拖着疲惫的身躯,草草的洗个了澡,换上工作服就打算过去营业厅了。一出宿舍门口,总能见到分配到同一个网点的女生。每次柴哥晚上出去应酬,第二天早上女生总会给他带一份早餐。

  柴哥也记不起她给自己带了几次早餐了,只记得她每次带的都是皮蛋瘦肉粥。柴哥说要把早餐钱还给,但她总说下次请她吃饭就好。只可惜柴哥一直忙工作和应酬,这事也就一直拖着了。

  女生带回来的皮蛋瘦肉粥特别的好吃,好像一切都刚刚好。米粒绵烂不硬,口感恰好。瘦肉切成细细一条,不咸得过分也非淡然无味。皮蛋跟粥融在一起,入口软滑易化。再加上些许葱花,色香味俱全。因为实在太好吃,以致于柴哥往后的日子里每次见到她都会想起皮蛋瘦肉粥,吃皮蛋瘦肉粥的时候都会想起她。于是,女生有了一个新的称呼“皮蛋”。

  就在工作后的第九个月,发生了一件改变柴哥人生走向的事。

  跟往常一样,午休的时候,柴哥跟皮蛋在微信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。柴哥敏锐地觉得平时嘻嘻哈哈的皮蛋那天有点不一样,就随意问了一下。

  “刚刚主任摸了我的脸。”

  那一刹那柴哥还以为自己看错了,于是再看了一次。

  “你会不会是脸哪里脏了?”

  “不是,之前都有好几次了。”

  “当时只有你们两个在办公室吗?你有没有跟他明说?”

  “当时只有我俩,我之前也认真的跟他说了我不喜欢这样。”

  “那这是性骚扰了吧?怎么能这样子!下次他再这样,你跟我说!”

  “跟你说又有什么用?”

  那一刻柴哥懵了,对啊,跟自己说有什么用?刚刚毕业没多久的柴哥脑海闪过寥寥可数的想法。当面跟他说?有勇无谋。直接跟人事反映?缺乏证据。自己时刻跟着?自己是柜员,她是大堂经理,职位就决定了自己不能随便走动……

  等到柴哥回过神来,却已是时候上班了,最后还是没有回她。

  没过几天,皮蛋辞职了,回外省老家了。

  皮蛋走的那一天,柴哥觉得无比窝囊,无比愧疚,满满一股无力感。同时又好想逃,逃离这个地方,逃离这种不好的感觉。柴哥好恨自己,恨自己的懦弱,恨自己的无能。从那之后,柴哥再没吃过皮蛋瘦肉粥。

  又过了一年,柴哥如愿以偿调到了市区,工资比以前多了,不过依然是小柜员一名。不久,柴哥报考公务员,他仔仔细细地把招考的单位和职位看了一遍又一遍,最后选了检察院。

  在准备考试的那段时间里,柴哥白天上班,晚上就看书做题,一直做到十一点多。有时工作太累了,柴哥就听听歌曲《追梦赤子心》,打打鸡血,然后完成当天的学习任务。周末休息的时间也把所有的活动推掉,一心待在家里准备。按他的说法,感觉像再一次回到高考。柴哥从来没想过考不上又怎样,他满脑子想的只有要怎么样才能考上。

  我问柴哥,你这么努力考到检察院是因为皮蛋?但她都走了,你这样又有什么用?

随机推荐